日劇《危險維納斯》正式於2020年秋季開播,本劇改編自「推理大師」東野圭吾筆下的同名小說,由佐藤祐市河野圭太共同執導,妻夫木聰吉高由里子主演,故事描述平凡的動物醫師「手島伯朗」,某日被素未謀面的弟媳「矢神楓」告知,他許久未見的弟弟「矢神明人」失蹤了,且事發於矢神家即將分配遺產之際,於是楓開始將嫌疑投射在所有的家族成員之上,並前來請求與矢神家關係清白的伯朗協助調查,然而當伯朗為了楓,再度踏入那個斷絕已久的大家庭中,某個意想不到的惡意也將隨之膨脹… 而眼前散發著女性魅力的楓,真的是他的弟媳嗎?



🌸 親愛的讀者你好 🌸

哈囉~你也喜歡看日劇嗎?也想收到更多關於日本影視作品的情報嗎?現在就加入我們的【FB粉絲團】【官方IG】,讓你喜愛的日本作品填滿你的生活吧!此外,也歡迎你訂閱我們免費的電子報:立即訂閱,你將可以收到最新的更新消息&我們舉辦的活動通知 💋💋

 

《危險維納斯》分集劇情

 

第一集(EP1)


平凡的動物醫師-手島伯朗(妻夫木聰 飾),年紀老大不小但遲遲還沒結婚,平時看似忙於工作,實際上卻將醫院當成他尋找婚姻對象的堡壘,然而某天,一位神祕、美麗的女子-矢神楓(吉高由里子 飾)找上了他,原以為春天總算來臨的他,在聽到對方的姓氏「矢神」以後便打消念頭,原來眼前這名美女,是他同母異父的弟弟-矢神明人(染谷將太 飾)的妻子,也就是伯朗素未謀面的弟媳,而楓特地登門拜訪,其實背後有著相當複雜的原因,重點就是她的丈夫某天突然不見下文,而伯朗的繼父也即將因病離世…。



 

 

與家族脫節關係已久的伯朗,看在楓的美貌和誠意上,決定協尋弟弟的去向,而根據楓手上的線索顯示,矢神家即將在近期進行遺產分配,且明人正是所有遺產的繼承人,但在如此緊要關頭當事人卻無故失蹤,楓不得不將嫌疑的矛頭指向矢神一家的成員,而唯獨與他們關係清白的伯朗,則成了她唯一能信任的對象。於是如此,伯朗跟隨著楓回到了那個他相當”厭惡”的家族中,既氣派又豪華的宅邸,更凸顯出矢神一家關係上的冷漠和距離感,然而,令人頭皮發麻的還不僅如此,伯朗曾經和母親在這個家族裡遭受欺凌的回憶,也隨著熟悉的景物逐一浮現…。

 

 

但真正恐怖的,仍是矢神一家看待伯朗的態度…。原來,伯朗的母親在改嫁矢神家後,總是被以「覬覦財產」的言論纏身,也因為如此伯朗才會憤恨這個家族,認為他們一個個都是眼中只有「金錢」的禽獸,最終改以母親的娘家姓「手島」搬到外面自立生活,如今在楓的委託下,再次因為與「財產」有關聯的事情找上了門,想當然耳,矢神一家才不會將他的”拜訪動機”視作單純,因此伯朗也避免不了親戚們的話中帶刺…。



 

 

至於最後一個讓伯朗相當在意的事情,與矢神純粹的「惡」不太相同,而是眼前的這名神秘女子楓,真的是他的弟弟明人的正牌妻子嗎?雖然在經過種種線索的拼湊之下,楓和明人絕對有著一定的認識,然而在少了關鍵人物的證實,在這「什麼都有可能造假」的世界,還是讓伯朗的一顆心懸在半信半疑的狀態之中…。在觀賞《危險維納斯》的當下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去年的懸疑巨作《輪到你了》,究竟故事中是誰在造假?每個人都有明確的理由,也都散發著有膽去做的氣息,雖然相較於東野圭吾過去的作品,《危險維納斯》在題材的選用上非常通俗,”遺產的爭奪”似如八點檔般的劇情和人物關係,但本劇絕對是同類型作品中的藝術品,光是第一集,就夾帶著龐大的娛樂性和懸疑感,同時又滿足了觀眾在視覺上的奢華。

 

 

第二集(EP2)


故事延續第一集的劇情,楓因為在分配遺產之前被有心人士關在矢神家地下室,為找出兇手而與矢神牧雄相約見面,但不料對方卻也在赴約的路上遭受攻擊,於是伯朗便遵從楓的指示兩人急急忙忙來到矢神家,想逮到因為犯案而”不在家”的人,最後以-矢神勇磨(藤岡靛 飾)、佐代(麻生祐未 飾)最具嫌疑,後家族成員們紛紛到了醫院探望牧雄的情形,在警方的告知下牧雄暫時無法清醒,於是便找了和牧雄有過通話紀錄的楓特別談話,在那之後整整一個晚上聯絡不到楓的伯朗,一面擔心楓的狀況、一面又受到勇磨的煽動不禁懷疑起楓,伯朗在勇磨的建議下想一同”揭開”楓的真面目,同時楓也反過來與伯朗計畫在勇磨的車底裝置GPS,以調查他平時的去向…。



 

 

最後GPS果然起了功效,他們發現勇磨除了在自己的事業圈子打轉以外,每週日還會前往一棟神秘的國宅,楓推測可能就是”勇磨綁架明人”後將他安置的地方,於是兩人便跟著GPS的軌跡一路追著勇磨來到目的地,但伯朗闖入一看,卻沒看見明人的蹤影,反而得知了勇磨”貧窮”的過去、以及他是私生子的身分,在揭開勇磨悽慘的過去以後,伯朗又再度被他煽動,進而把矛頭轉往充滿”神秘感”的楓身上,便循著勇磨的指示偷了楓的手機,好讓勇磨能以”看過照片、訊息”的理由威脅楓說出真實身分…。

 

 

到了勇磨執行計畫的當天,他輕而易舉就向楓出賣了伯朗偷她手機的事情,一面想挑撥離間、一面想與楓計畫獨吞遺產,但殊不知,其實真正被設計的是勇磨本人,伯朗其實早在私底下將勇磨的計畫一五一十地告訴楓,兩人試圖以”假手機”來騙出勇磨的說詞,幸運的話說不定還能找出明人的動向,最後雖然勇磨似乎與明人的失蹤扯不上關聯,但還是讓他們發現了他想霸佔遺產的真面目,憑直覺做事的伯朗,再一次立了大功,而當他們離開勇磨的餐廳之後,佐代現身了,並和勇磨說道… 其實勇磨之前向伯朗訴說那段「貧窮的記憶」是他編造出來的,他們早就發現伯朗裝的GPS,並根據伯朗的行為,確定了「明人失蹤」的事情,於是勇磨和佐代兩人說好即將進行第二計畫…。這場計中計的懸案,也即將邁入下個階段,但在那之前,第二集的尾聲換成了楓遭人從樓梯上推下……。



 

 

第三集(EP3)


故事承接楓遭人從天橋上推下樓梯後,從蔭山口中得知這件事的伯朗,立馬放下手邊的事情趕到醫院,但只見醫護人員向他說道「很遺憾…」,原來,是楓已經回家了!立馬追到她家的伯朗確認好楓的傷勢無大害後,便透過楓提供的線索得知,推她的兇手應該是名女性,因為身上有很香的味道,估計是洗髮精(還順便吐槽矢神家是不是有讓人摔下樓梯的怪癖),之後楓又瞞著伯朗擅自調查,假借探望爸爸的名義,把家族成員中的女性聞了一遍,最終可疑人物落在看護-永峰杏梨(福田麻貴 飾)和不在場的支倉百合華(堀田真由 飾)身上,甚至就連蔭山她也抱著懷疑的心態確認了頭髮的味道,也因此和她正面槓上!

 

 

為了確認百合華是否為兇手,伯朗和楓編了個謊想將她約出來,但在那之前,先遇到了勇磨的埋伏,因為經過第二集的事件,伯朗和楓兩人對勇磨也更加具備警戒心,雖然他不是推楓下樓梯的兇手,但三人仍舊出去約談了一番,兩人也將楓遭受襲擊的事情告訴了對方,在勇磨的消息透露下,他們隱約得知百合華和明人有著超越「表兄妹」的感情,因此很有可能是她的忌妒心作祟而對楓痛下毒手,於是勇磨也為了幫助他們,給了他們明人和百合華的朋友-白川春乃(大和田南那 飾)的聯絡方式,好讓他們能直接向她週邊的朋友調查出百合華的犯案嫌疑。



 

 

過沒多久,伯朗、楓就和對方約好了午餐時間,經過兩人的詭計也確實發現事有蹊蹺,同時讓伯朗意識到女性「表裡不一」的恐怖,而真正到了伯朗和百合華相約的日子,百合華果真如同伯朗所預想的,是傷害楓的兇手,但並不是將她從天橋上推下的人,而是在第一集時,將楓關在地下室的幕後黑手,同時百合華也從伯朗的反應中得知楓又再度遭受襲擊,在聞了他們用來比對兇嫌的洗髮精後,百合華頓時感到這個香味很熟悉… 沒想到,正是她的好友白川身上的味道!

 

 

鏡頭的另一邊,楓其實私下和白川也約了第二次見面,且剛好就是伯朗與百合華會面的這段期間,伯朗因為一時聯絡不上楓而被逼急了,所以連同百合華一起趕往楓的住處(也就是明人的家),在透過百合華手上的備用鑰匙(明人以前給她的)兩人順利進到了屋內,就看到了白川持刀挾持楓的畫面,原來… 白川其實和百合華一樣喜歡著明人,原本覺得如果明人最後的選擇是百合華就算了,但像是楓這樣來路不明的女性驟然現身,一時之間讓白川接受不了,再加上她曾碰巧看到楓和伯朗處在一起的畫面,於是更開始對楓產生恨意,一氣之下就將楓從天橋上推下。在伯朗的阻止、楓的圓場之下,白川總算放下了刀子,百合華便與她一同道歉,並將備用鑰匙還給了楓(對百合華來說也算是一種放下吧),以上就是《危險維納斯》第3集的劇情。



 

 

第四集(EP4)


繼上集加重了百合華的戲份以後,這集換成了她的母親-支倉祥子(安蘭慶 飾)因為不明原因失蹤了,且失蹤前和明人一樣留下了相當可疑的紙條,於是害怕媽媽遭人綁架的百合華,便到了動物醫院請求伯朗的協助,但由於伯朗的母親曾經遭受過祥子的欺負,他便委婉地拒絕了,卻沒料想到百合華會因此感到無助而流下眼淚,對嬌弱的女子無法坐視不管的伯朗,也因此轉念決定幫忙,只是百合華希望這件事先不要讓楓知道,因為至今她仍無法完全信任楓,很有可能就是楓綁架了自己的媽媽。

 

 

於是約在某日,伯朗在百合華的家中開始進行搜索,過程中他卻遭人從背後襲擊,原來… 是楓的惡作劇!根據楓的說法,她是在支倉外頭看見伯朗的身影,於是就偷偷從院子的落地窗溜了進來。過沒多久… 百合華的父親-支倉隆司(田口浩正 飾)也突然返家,兩人便在一片混亂中偷偷讓楓溜了出去,雖然情況很危急,但伯朗仍在短短的時間內找到了一些可疑的線索,包括祥子書房裡的幾封信件、以及隆司偷偷藏在抽屜裡的某管藥劑,突然間他也意識到隆司的行為相當可疑,於是就和楓偷偷跟蹤了他的去向。



 

 

沒想到,隆司私底下有著婚外情,且對象就是負責照顧伯朗義父-矢神康治(栗原英雄 飾)的看護杏梨,伯朗和楓在戳破他外遇的事情以後,便與對方展開了談判,透過對話的內容讓我們得知,隆司其實也非常厭惡矢神家,因為他總是被看不起,也因為如此,他至今以來非常努力在經營從太太-祥子那裡得到託管的照護中心「矢神園」,為的就是要讓對方看得起他,卻沒想到… 也在矢神園中認識了獨自育有一子的杏梨,並與她產生感情,隆司為了守住外遇的秘密,打算用錢收買楓和伯朗,但在楓的指示下,她希望能以「真相」來做交換,好讓他們調查出祥子的去向,說不定也能抓住綁架明人的兇手。

 

 

但沒想到… 隆司對太太失蹤的原因真的不知情,只能透露她與佐代、勇磨的關係不好,很有可能是被他們綁架的。在那之後沒幾天,矢神家突然招開家庭會議,原來是勇磨早就知道隆司有外遇,便將這件事告訴現在的當家-矢神波惠(戶田惠子 飾),好讓矢神家能夠拿回矢神園的管理權,但沒想到,隆司這方也毫不留情地酸言「搞不好就是你們綁架祥子的!」而與勇磨、佐代當著女兒百合華的面前吵了起來,也不禁讓坐在一旁的伯朗怒斥他們自私,完全沒有顧慮到百合華擔心媽媽的心情。



 

 

在此同時,祥子本人竟從一旁的大門走了進來,原來她也是在得知丈夫外遇後偷偷回到娘家散心,在伯朗為隆司圓了非常擔心她的謊後,支倉一家破鏡重圓,祥子也為過去的惡行向伯朗道歉,就在我們認為這一章節即將落幕之時,畫面一轉,祥子來到杏梨面前,並要求她必須與自己合作殺掉臥病在床的康治,但杏梨對此感到害怕,表示矢神家的執事-君津光(結木滉星 飾)隨時都會在四處巡邏,沒有任何可以下手的時機,此時君津走了進來… 開始與祥子親熱了起來,沒想到!祥子自己也有外遇,且對象正是矢神家的執事。而這次的事件其實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,她早就知道隆司對她帶有殺意(伯朗找到的那管藥劑,就是隆司以防萬一用來殺祥子的),於是反過來計畫了這次的失蹤案,前段懦弱、無助的形象完全是她的演技!

 

延伸閱讀:《危險維納斯》結局預測!兇手可能不只一人?日劇開播至今疑點整理

 

 

第五集(EP5)


伯朗在一陣惡夢中驚醒,同時一封沒有寄件人的信寄到了動物醫院,信上寫著「康治即將被人殺害」,不明白是有心人士的惡作劇還是真有此事的他,因此陷入煩惱,就在此時楓剛好來到動物醫院邀伯朗一起吃飯,這次很特別的,蔭山也一起加入了,三人就在午餐時間討論起關於”神秘信件”的事,而這次楓來拜訪伯朗也是有原因的,由於明人一直沒有現身,所以波惠深怕康治某天突然離世,希望能早一步招集所有家族成員確認遺產的內容,於是楓也邀請伯朗今晚和她一起前往。



 

 

楓和伯朗來到矢神家後,先行所有人在康治的房間裡討論兇手可能實施的犯案計畫,並找出床下的空間恰好能躲一人留在房裡待兇手上門,而楓當然自告奮勇要親自行動,但被伯朗以危險的理由給勸退了,反過來楓也表示,不然… 伯朗你要躲嗎~伯朗則回答康治雖然是他的繼父,但沒有到讓他想以自己的安危,來換取他的安全的程度,此時也回顧到伯朗的兒時經歷,雖然康治待伯朗一直都很真誠、是個稱職的父親,但某天伯朗意外發現康治的研究室,竟做著殘忍的動物研究,也讓天性喜歡動物的伯朗感到抗拒,才不願意將他視為父親。

 

 

時間軸往後拉了一些,祥子仍持續計畫著要聯手杏梨、君津一同殺害康治,且這次也把腦筋動到了她的丈夫隆司身上,並拿矢神園作為威脅讓身為醫師的他,被迫加入這次的殺人計畫,且恰好當晚7點就要進行確認遺產,他們也決定要在那個時間點實施,但卻沒想到他們在康治房裡的對話,被看似已被伯朗勸退,但實際上是自己偷偷行動躲在床下的楓給聽到,正當她要將消息以手機訊息告知伯朗時,被祥子抓到並以電擊棒擊暈,發現被楓得知計畫時,祥子非但沒有因此陷入慌張反倒打算讓楓揹上他們殺人計畫的黑鍋。



 

 

到了確認遺產的時間時,伯朗一方面一直為連絡不上的楓感到緊張,一方面又在波惠的帶領下找到了母親的遺物,當他翻看著母親的相簿時,發現自己的照片自明人出生後就越來越少,在一旁的波惠也認為康治最初只是想和伯朗的母親結婚,並沒有想成為伯朗的父親,但當他們看到相簿的最後一頁時才赫然發現,康治其實一直都很努力要與伯朗培養好關係,並將他們的合照放在相簿的最後,這也讓波惠想起,康治曾說過「不是他想不想成為伯朗的父親,而是伯朗願不願意將他視為父親」,波惠也向伯朗提示到… 現在應該還有你能做的事。

 

 

此時的伯朗才意識到,動物醫院的那封信其實就是波惠寄的,她早就知道今晚有人要暗殺康治,並希望伯朗能即時拯救一切,當伯朗趕往康治的房間時,恰好君津和杏梨正要下手,此時他們也因為突然到場的伯朗停止了動作,成功阻止了他們的計畫。在此同時,伯朗心中一直以來的心結也總算有些化解,被關在其他房間的楓也到達了現場,伯朗便將楓正式地向康治介紹,她,就是明人的妻子,事件過後,伯朗和楓向祥子對話,並告訴祥子她的計畫其實整個家族的人都知道了,在康治的房間其實裝有兩個竊聽器,一個是佐代和勇磨裝的,另一個則正是波惠。



 

 

因計畫失敗而感到絕望的祥子,此時講出了她真正的目的,她只是不想要讓佐代和勇磨分配到財產… 因為她的母親疑似就是被她父親當時的”小三”給害死的,而那個小三就是佐代,一直以來都以養女形象出現在大家面前的她,實際的身分其實是康之介的外遇對象,而勇磨正是他們的私生子…。才讓祥子有了想要報復的念頭,就在此時祥子還爆料了一件事情,伯朗的母親其實也是遭人殺害的… 她覺得有同樣處境的他必定能了解這種”崩潰”的心情。

 

 

第六集(EP6)


在揭開祥子的殺人計畫後,伯朗從祥子的口中得知自己的母親-禎子(齊藤由貴 飾)疑似也是遭人殺害,且一旁的楓好像本來就知情的樣子,於是在伯朗的盤問下,楓表明了明人曾經提過關於母親的事,只是要她別和伯朗提到,而明人之所以會失蹤,就是為了調查當年殺害母親的兇手,疑似在抓到兇手時被同一個人所綁架,而楓與伯朗也繼續推理,如果在殺害禎子時康之介的遺囑已經無法改變了,那犯人行兇的目的到底是什麼?於是他們又將想法再次放到「矢神家更具價值的東西」上,而關鍵人物也回到了遭人襲擊的牧雄身上。



 

 

隔天,伯朗打算回矢神家拿母親的遺物,並邀約楓陪他一起回去,但楓表示晚上剛好有事無法同行,另外也告知他,他們昨天推測出來的關鍵人物牧雄,在今天竟然奇蹟甦醒並擅自出院了…。伯朗當晚回到了矢神家,拿了禎子的遺物並試探波惠對「有人殺害母親」的反應, 之後就來到了阿姨家小酌,阿姨-兼岩順子(坂井真紀 飾)在翻看伯朗母親的遺物時,發現禎子在手島家的相簿不見了,並提醒伯朗要去關心一下禎子名下的土地(也就是禎子死去的娘家)是否被矢神家的人擅自運用。

 

 

而伯朗的姨丈-兼岩憲三(小日向文世 飾)則是提醒伯朗盡量在阿姨面前少提禎子的事,因為她是最初發現禎子屍體的人,現在回想起來還常常作惡夢。同一時間楓則和勇磨私下見面用餐,伯朗在聽了百合華的密告才發現這件事,並迅速來到楓的家門口守著,剛好就讓他賭到楓正好要讓勇磨進房喝茶,而與他們產生了口角,在勇磨離開後,楓和伯朗也吵了起來,一個情緒高昂伯朗脫口「說不定明人早就死了」而被楓賞了一記耳光,隔天在蔭山安排下兩人才順利重修舊好。



 

 

在互相道歉以後,楓和伯朗兩人一起前往禎子當年過世的外婆家,但原本在康治、明人的告知下,這塊地應該已經將建築拆掉、壤為平地了,但驚人的畫面就在他們眼前出現了,伯朗母親當年死去的房子竟還好好的座落在本應「空無一物」的土地上,而此時楓靈機一動,拿出了擺在她與明人住處的相框,原來第一集時藏在相框裡的鑰匙,就是打開這棟房子的備鑰,當兩人進到房子裡時,內部的狀況看起來有人定期來清掃,甚至連電都還沒斷,而楓也順利在房間的一隅找到了手島家的相簿,至於伯朗則回想起自己和明人在這間房子裡的相處時光…。

 

 

循著回憶的指示,伯朗在壁櫥的夾層中找到了他們童年時的玩具,但打開玩具盒卻發現裡面多了一封沒看過的信,原來… 是明人留下的,信上寫著要伯朗別將這棟房子還存在的事情告訴別人,並希望伯朗如果他有了什麼萬一,能繼承他的心願找出殺害母親的兇手,此時畫面一轉,明人正被不明人士囚禁在某處,並用遠端詢問「矢神家更有價值的東西」的下落…。鏡頭回到伯朗和楓,疑似有人隨著他們後頭進到了這間房子,並一步一步向著他們靠近…。

 

延伸閱讀:《危險維納斯》第6集進入日劇新高潮!明人的去向總算揭曉,與伯朗重修兄弟情



 

 

第七集(EP7)


延續上集的結尾,順利進到外婆家的伯朗和楓,正面臨「不速之客」一步一步向他們逼近,結果竟然是從醫院落跑的牧雄,且兩槍斃了伯朗和楓,死前兩人也終於互相表明心意…。下一秒畫面一轉,沒錯!這又是伯朗的幻想。而真正接近他們的人,其實是住在伯朗外婆家附近的鄰居-伊本正則(石井愃一 飾),因多年前康治委託他留意房子的狀況,所以他看到燈光才前來查看,而據伯朗的詢問,在母親過世前似乎還有人來過這個家,那個人正是佐代,且當天是伊本經禎子的委託,才將備用鑰匙借給她進入的。

 

 

因此佐代成了殺害伯朗母親的嫌疑人,但當年為什麼禎子會委託伊本叔叔將鑰匙借給佐代呢?想了解實際情況的伯朗和楓,打算到佐代任職的酒店問個清楚。隔天,伯朗來到矢神家以要探望康治的名義,偷偷問臥病在床的他是否是佐代殺害了母親,也進一步問到是否有將「矢神家更具價值的東西給了母親」,但康治用盡了全力僅透露出「轉告明人不要恨…」就昏睡過去了。在那之後,在動物醫院裡伯朗和楓仍繼續討論著關於母親死亡的事,而就在此時,動物醫院的院長-池田幸義(辻萬長 飾)總算在這集現身。



 

 

池田也向楓透露想要收養伯朗成養子,並希望他與蔭山交往、共同繼承這間醫院,就在此時蔭山本人也登場了,且告知伯朗和楓,醫院外頭似乎有可疑人物在監視他們,而就在蔭山趕跑他以後,也靈機一動建議倆人從後方反跟蹤,看看究竟是哪個有心人派來的。結果真如他們的願,他們順利發現這名可疑男子進入了佐代的酒店,於是他們也直接前往攤牌,和佐代談了一陣子,不過最後仍沒問出有用的情報,但就在離開酒店後不久,伯朗突然意識到某件事,就急忙隨手攔了台計程車與楓趕回住處…。

 

 

結果真如同伯朗所想的,他在母親的相簿裡找到了一張老舊的照片,照片上有兩個女孩,一個是伯朗的母親禎子,而另一個正是佐代本人。發現事有蹊蹺後,兩人又帶著照片折返佐代的酒店想問個明白,同時,佐代與伯朗也約了對面的酒吧,並要求這件事只告訴伯朗,並表明她還是無法完全信任楓,於是伯朗也答應只和佐代兩人談,也私底下與楓約定好會將對話內容一五一十全都告訴她。畫面的另一邊,從醫院落跑的牧雄在康治的醫院研究室裡翻箱倒櫃,似乎在尋找著某項研究資料…。



 

 

在經過醫院人員的告知下,牧雄偶然發現勇磨曾經也來過這裡,且對一幅名為「碎形圖」的畫感到十分在意…。然而就在伯朗與佐代談事的同時,楓也接到了勇磨的來電,並要求要去楓現在的住處,一方面查看明人是否有留下某些線索,一方面想將碎形圖的事情告訴她。伯朗則從佐代這裡得知,他的母親與佐代原來是高中好友,在母親嫁進矢神家前還與伯朗生父-手島一清(R-指定 飾)一起生活的時候,她們就在同學會上重逢過,後來也是在佐代的牽線下才讓禎子認識了康治…。

 

 

當時是因為一清的病情十分嚴重,於是搞得禎子的生活身心俱疲,在將這件事告訴佐代以後,才讓康之介決定將一清轉給康治治療,且牧雄也是其中的醫療成員。也是在那段期間,身為畫家的一清畫了一張與過去「畫風」截然不同的碎形圖…。話題說到這邊,伯朗不禁懷疑起康治是否曾為了得到自己的母親,選擇對一清以治療之名義痛下毒手,而母親也默許了,佐代則進一步說到,或許正是因為這樣,所以禎子之後打算向警方自首,而某人為了阻止她才將她殺害,這番話不禁讓伯朗懷疑起康治與牧雄,而同時也漸漸理解「轉告明人不要恨…」這句話背後的原因,或許就是康治為了封口,而對母親痛下毒手的。



 

 

在那之後,伯朗也在矢神家的研究室裡找到了一張碎形圖(與勇磨看見的為同一張),但並非一清的最後一幅畫…。最後伯朗回到家,突然間,門鈴響起了,透過監視畫面一看竟然是牧雄,且他打算來和伯朗談場「交易」,而鏡頭的另一邊,勇磨則是趁著「要翻找明人的線索」的過程中,在楓的住處裝了一個竊聽器,似乎也讓他收穫了「大秘密」…。以上,就是《危險維納斯》第7集的劇情,有點複雜… 建議大家還是要實際看過影集會比較好理解!

 

延伸閱讀:《危險維納斯》第7集揭開更多謎團!佐代與禎子的關係曝光… 真相即將浮出水面

 

 

第八集(EP8)


延續上集結尾,牧雄來到伯朗的公寓要和他談一場交易,內容是他可以透露康治當年研究的內容,但作為交換伯朗如果找到了「研究資料」必須將其交給牧雄,根據他的說法,康治當年因為幫助伯朗生父治療,但治療過程中採用了非法的醫療行為,雖然讓一清的病況有所好轉,但腦中不斷浮現「碎形圖」的畫面,便試圖將其畫下來,所以當年伯朗才會看到爸爸的畫風轉變了… 而這樣的副作用,讓康治、牧雄意識到利用同樣的方法便可以打造出「後天性」的天才大腦,如果研究再深入點甚至可以改變人類的未來。



 

 

得知此事的伯朗很快地就透過電話轉告楓,但殊不知勇磨又再次現身在楓的家中,兩人似乎串通好了什麼…。在那之後,由於康治的病況越來越嚴重,隨時都有過世的可能,而波惠也再次招集家族成員進行會議,表示無法再等明人回來了,但一行人仍反對將楓視為明人的妻子,此時勇磨卻站了出來幫楓說話,讓伯朗、佐代等人都感到十分震驚,會議結束後,伯朗為了想知道康治是否有將研究資料交給母親,於是便私下與佐代約談,但對方表示「要用伯朗的一個情報來做交換」,於是伯朗便告訴他關於明人失蹤的事,而佐代則告訴他禎子當年確實有收下東西。

 

 

被這些事搞得暈頭轉向的伯朗,也回想起佐代要他多加提防楓… 因為楓似乎和勇磨私下成了搭檔,同樣察覺此事的伯朗時常在動物醫院裡呈現恍神的狀態,甚至一不小心還在看診過程中打了瞌睡,這讓蔭山感到十分沒有安全感,而向伯朗勸說「不要因為私事影響到工作」。在得知母親有收下東西後,伯朗和楓再度回到外婆家,但這一次同樣什麼也沒發現,不過楓在網路上發現了有個女性,寫下了關於「碎形圖」的部落格,於是便進一步與她聯繫,兩人此後也約好了見面時間,楓也希望伯朗能夠一起前往。



 

 

見到那名女子後,對方表示過去她的父親也曾是康治的病人之一,而當時也接受了與伯朗生父同樣的治療,但因為一清的過世讓醫療中斷了,在那之後康治改為以「動物」的大腦來做實驗,但因為實驗的影片不小心被童年時的伯朗看到,讓他產生了陰影,也讓康治決定為了伯朗放棄這項研究,女子表示康治在成為伯朗父親那年,很開心地向她爸爸提到這件事,也心甘情願地為孩子放棄非法研究,聽到這裡伯朗濕了眼眶,將過去對康治、母親的懷疑拋到九霄雲外,也在心裡再次與康治和解。

 

 

本集的最後,伯朗因為太過在意楓的「真面目」,因為在餐廳時,他們曾聊到明人喜歡的海鮮焗烤,但楓卻說出焗烤內容會放入「蛤蜊」這件事,讓伯朗意識到明人從小就討厭蛤蜊,更向波惠確認了此事… 於是伯朗便擅自跑去了楓的家按門鈴,在死纏爛打下成功見到楓,而就當他們在玄關起了口角時,勇磨從房裡走了出來,告訴伯朗「死纏爛打的男人,女人不會喜歡的,敗家犬…」,當下伯朗明白了,楓和勇磨確實有更深層的聯繫,楓也疑似背叛了他自己。心情陷入低潮的伯朗因此喝醉在動物醫院,便向蔭山吐起心事,甚至給了對方一個擁抱…。

 

延伸閱讀:《危險維納斯》第8集總算讓「楓」露出真面目?網嘆:「伯朗與蔭山總算有進展了」



 

 

第九集(EP9)


這集是最複雜的一集,所有角色的黑暗面、計中計一次爆發,每個角色的支線也都有一定份量的推進,因此這集會用角色來敘述劇情,那麼我們開始吧。首先是「伯朗」的部份,經上集覺得被楓狠心背叛的他,在動物醫院裡抱了蔭山,卻也讓蔭山感到生氣,因為她知道伯朗是因為無法忍受楓的拋棄,才轉向將這股情緒放在自己身上,於是在蔭山賞了伯朗一記耳光後,伯朗也將所有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她,而蔭山也為他重新整理好思緒,兩人決定一起「調查」楓的真面目。

 

 

在那之後,伯朗也主動做了戚風蛋糕給蔭山表示那晚的歉意,而恰好那天楓和勇磨一起來到動物醫院,想和伯朗解釋他們兩人的狀況,楓也坦白自己將所有的事都告訴了勇磨,但是在經過百般的說明之後,伯朗察覺到他們兩人的目的,其實只是要拿回伯朗「外婆家」的鑰匙,因此他口頭上還是決定不相信楓,也不想加入她和勇磨的合作。而就在他們要離開時,楓看到了醫院櫃檯旁的戚風蛋糕,便問了蔭山是不是伯朗送的,並同時表示「她從來不知道伯朗廚藝那麼好」,但實際上在前面幾集楓在做蛋糕給伯朗吃時,伯朗就有表明過自己的廚藝…。



 

 

蔭山在向伯朗確認「知不知道廚藝」這件事後,疑似察覺到某些事情,於是更積極地開始要與伯朗展開對楓的調查。在那之後矢神家招開了家族會議,在會議上每個人都針鋒相對,而伯朗也一度脫口「楓不是明人的妻子」,而一旁的勇磨則袒護了楓,甚至拿出一段「楓和明人自拍的影片」以證明楓就是正牌妻子,在種種情緒的交融之下,伯朗更將明人失蹤的事情爆了出來,也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軒然大波。會議結束後,伯朗與蔭山約好一起去楓的老家看看,但電話內容不小心被百合華聽到,她也要求要一同前往…。

 

 

但伯朗當然是拒絕了,並告訴百合華會將所有的結果都告訴她,要她不要暴露在危險之中,也表示他這次有一個非常可靠的搭檔。接著伯朗和蔭山就到了楓娘家開的居酒屋,透過蔭山自然的演技向在場疑似是「楓媽媽」的老闆娘,問起了有關楓的事情,而所有的回答都像楓表明過的一樣,這也讓伯朗更加相信楓可能真的是正牌妻子,反倒蔭山覺得老闆娘的回答都只有提到”重點”,而顯得更加可疑,在他們剛離開居酒屋後,伯朗接到了波惠的來電,告知他康治這一次真的要走了,請他來和康治見最後一面…。



 

 

伯朗趕到康治的房間以後,以明人的身份告訴康治自己會負責矢神家之後的一切,並會與哥哥重修舊好,真正過上一家四口的生活,而在康治斷氣後,伯朗終於也有勇氣喊了他一聲爸爸,多年以來的父子情結也順利解開,一旁的波惠也感到慶幸與不捨,以上是「伯朗」在《危險維納斯》第9集故事中的重點,接著是「祥子」這一條支線,在家族會議上伯朗因為爆出了明人失蹤的事,祥子便把矛頭指向佐代,懷疑就是她綁架了明人想獨吞財產,甚至也把自己母親疑似被殺害的事情也攬上了佐代的身,但佐代卻反過來將了她一軍…。

 

 

對此打抱不平的祥子,決定要找弟弟牧雄聯手,因為她到現在還是覺得他們的母親是被殺害的,因為母親過世當年她在現場周邊,找到了一罐可疑的藥劑,當年她請那時的管家協助調查,卻沒想到那名管家卻在不久後慘遭革職,因此到現在她還是無法放下母親可能是被殺害的跡象,所以才來向牧雄提出合作,但前提是牧雄必須向她告知關於「研究資料」的事,在經過一番思考過後,牧雄決定與祥子聯手,也讓祥子表示「是我們贏了」…。至於一直都保有神秘感的「波惠」,在這集也有更多的線索能解開她所背負的秘密…。



 

 

在家族會議上,除了伯朗說出了明人失蹤的事情以外,比這件事還要驚人的… 是波惠說「君津」其實也是康之介的私生子(也就是祥子、牧雄等人的弟弟),這番話頓時讓祥子的臉色大變(畢竟他們之前還搞在一塊,結果現在連君津也要來分遺產),同時波惠也表示等康治死後,她才會拿出這番話的證據,讓君津完全處在狀況外…。會議結束後,一行人在康治的房間裡討論這件事,更問到君津的父母到底是誰?君津表示都是普通的平凡人,並講出了名字… 而這個名字竟讓一旁的佐代有了”神秘”的反應,但她並不打算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大家。

 

 

在那之後,康治死去前,波惠曾在一旁向康治說到,自己之後也會放棄管理矢神家的事… 且手裡還拿著祥子當年在媽媽屍體旁看到的藥罐子,疑似和祥子母親的死有密切的關連。再來,「百合華」的部份則是她在聽完伯朗的電話內容後,雖然被伯朗拒絕讓她同行,但她仍跟蹤伯朗來到了楓的老家(居酒屋),並在伯朗、蔭山都離開後還守在店外頭,直到老闆娘下班走了出來,她也打算要在後方偷偷跟蹤她,卻沒想到反倒被不明人士襲擊,最後被關到和明人同一個房間裡,兩人終於在這種情況下重逢了…。



 

 

最後,大家最關心的「楓」在這集仍然沒有揭開真面目,但起碼已經可以知道「她不是明人的妻子」,因為在百合華被綁架後,楓收到了一封簡訊,上面寫著「已經將百合華囚禁起來了」… 也就表示綁架明人的幕後黑手,其實就是楓本人,抑或與楓有著相當密切的關係。至於小泉夫婦倆這集也有短暫的出現,主要是讓伯朗委託他們去調查楓老家的地址,所以才讓伯朗他們能順利找到那間居酒屋,甚至更進一步進行調查。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下集就是「完結篇」了,也代表所有謎團都會在下集一次揭曉!這集真的非常精彩,追到現在仍沒有歪掉,保持著一開始的高品質,甚至節奏的掌握也更好了。

 

延伸閱讀:《危險維納斯》第9集掀「推理」熱潮!大結局前的計中計、謀中謀讓人看得好過癮

 

 

第十集(EP10)- 結局


康治過世後,矢神家正式招開遺產分配會議,由於明人尚未現身,所以決定將全數財產分配給所有後代,但祥子仍對佐代能分配到財產感到不服氣,於是又在會議上與她產生爭執,一旁的波惠認為矢神家的性格就是如此扭曲、明爭暗鬥,但佐代則反過來說波惠根本沒資格說這番話,因為關於「君津」的事她仍有所隱瞞,認為君津其實是她自己的孩子… 於是波惠解釋了君津的真實身份,根據DNA調查檢測他的確是康之介的孩子,而非波惠,只是波惠曾和君津「名義上的父親」發展出戀情,但康之介卻介入破壞兩人的關係,也讓對方撫養自己的孩子…。



 

 

因為看穿了矢神家的醜惡,波惠表示原本要在這場會議中的茶壺裡施加毒藥(也就是上一集出現的那一罐),讓矢神家後代全部死去,但看在伯朗和康治的關係感動了她,才決定讓她選擇收手,祥子看到波惠手裡的那罐藥,驚覺莫非是波惠毒死了她的母親… 波惠回答,她要毒的並非祥子的母親,而是康之介,因此祥子和佐代之間的隔閡也從此化解,伯朗則提出自己要和楓、勇磨合作把明人救回來,於是準備動身前往外婆家,繼續努力將研究資料找出來,在那之前,伯朗也前往阿姨家詢問關於「最後一幅畫」的線索…。

 

 

但阿姨表示完全沒有頭緒,甚至連外婆家沒被拆除的事也完全不知道…。在那之後,伯朗、楓、勇磨到了外婆家繼續尋找研究資料,卻沒想到這一次… 勇磨竟然在天花板的隔層裡找到了,但伯朗覺得奇怪,為什麼之前來看的時候沒有看到,就在他們要離開時,伯朗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則轉頭向楓詢問,除了勇磨還有誰知道外婆家沒被拆除的事,楓表明沒有再和其他人說,此時伯朗的心裡大概有了頭緒… 於是將車掉頭,果真看見他們離開後,外婆家的燈又再度被打開了,裡面疑似有人,伯朗向前按了門鈴…。



 

 

這一回,兇手登場了… 竟然是伯朗的姨丈憲三!而之所以這一次能被勇磨輕易找到資料,原因就是憲三在他們來之前,刻意將資料放在了隔層,會讓伯朗發現事有蹊蹺的原因,就是在那之前他將外婆家沒被拆除的事告訴了阿姨,而一旁裝睡的憲三也恰好聽到了,才來這尋找伯朗爸爸的「最後一幅畫」,因為對身為數學家的憲三來說,那幅畫簡直是人類的未來,不僅解開了質數之謎,甚至還可以由此破解全世界的保全密碼,也因為如此,當年伯朗的媽媽在發現憲三在找這幅畫時,與他產生了口角,最後在一陣扭打下被憲三誤殺,最後偽造成意外事件。

 

 

得知所有真相後,憲三決定將這個家燒掉,因為如果得不到那幅畫,他就要與它一起喪生,在火勢裡,伯朗、楓帶著憲三逃出了外婆家,但伯朗突然靈光一閃,想起了畫可能藏在的位置,於是又折返回火堆之中,這一次他找到了那幅畫… 但明人此時現身了,將被火團包圍的伯朗帶了出來,並要他放棄那幅畫,最後畫與房子一起被火焰吞噬…。回到警局後,明人解釋了一切的事情經過,最初他在回國時,因為被警方告知有人在網路上聘用綁匪綁架明人,於是要他與警方合作協力揪出是誰打算對他做出犯罪行為…。



 

 

於是明人也配合假裝被囚禁,由於警方推測知道明人會在此時回國的,只有他的親戚們,於是決定指派一名探員偽裝接近矢神家,好讓她能近身接觸所有嫌犯,而那個人… 就是楓!楓的真面目在此揭曉,伯朗對這件事完全無法理解… 所以一切都是演出來的嗎?楓表示這是她的工作,這讓伯朗感到不可置信… 在那之後,蔭山明白伯朗對楓的心意,於是擅自前去找楓對質,提醒她「矢神楓」這個人真的不存在嗎?最後楓也決定要面對自己真實的感情,在蔭山的安排下與伯朗再度見面,只是這一次,是以古澤楓的身份。

 

 

《危險維納斯》疑點整理

  • 綁架明人的兇手:兼岩憲三(EP10)
  • 最有價值的東西:研究資料(EP7)
  • 楓的真實身分是:刑警(EP10)
  • 把楓關在地下室:支倉百合華(EP3)
  • 推牧雄下手扶梯:兼岩憲三(EP10)
  • 將楓推下天橋的:白川春乃(EP3)
  • 伯朗母親的死因:兼岩憲三誤殺(EP5)
  • 在相框裡的鑰匙:外婆家的鑰匙(EP6)

 

《危險維納斯》角色介紹

妻夫木聰 ➡ 手島伯朗

平凡的獸醫,在經由楓的論述,得知同母異父的弟弟明人在遺產分配前失蹤,因為無法抗拒美女的請求,所以跟著弟媳協尋明人的下落,也同時回到了斷絕關係已久的矢神家中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妻夫木聰」演出作品




 

吉高由里子 ➡ 矢神楓

神秘的女子,自稱矢神明人的妻子,也就是伯朗的弟媳,在明人失蹤以後相當積極地在尋找他的下落,將嫌疑的矛頭指向矢神一家,因此找上關係清白的伯朗協助,但身分是否屬實仍就是個謎團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吉高由里子」演出作品


 

藤岡靛 ➡ 矢神勇磨

矢神家的養子,從小就對伯朗帶有敵意,看不起他的身世和懦弱的行為,但在第二集中意圖與伯朗串通揭開楓的真面目,但實際上是想利用伯朗和楓達到他”獨吞遺產”的目的。名下有許多餐廳、KTV等高級場所,是貨真價實的公子哥。在第四集得知他與祥子的關係並不好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藤岡靛」演出作品




 

堀田真由 ➡ 支倉百合華

隆司與祥子的女兒,任職書籍設計,與明人有著超越「表兄妹」之情的關係,身旁的友人都覺得他們總有一天能順利成婚,因此百合華對楓十分忌妒、憎恨,在第一集時曾將楓關在矢神家的地下室,後又染上傷害楓的嫌疑,不過心地不算太壞,知道自己犯錯後有向楓道歉,並歸還了明人曾經給她的備用鑰匙。在第四集時委託伯朗協尋失蹤的媽媽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堀田真由」演出作品


 

安蘭慶 ➡ 支倉祥子

百合華的母親、隆司的妻子、矢神家的次女,在第三集末失蹤後,第四集末重新登場,其實早就知道隆司外遇的事情而刻意躲回娘家。私底下自己也和矢神家的執事君津有著婚外情,並試圖殺害臥病在床的康治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安蘭慶」演出作品




 

田口浩正 ➡ 支倉隆司

矢神園的經營者,為百合華的父親、祥子的丈夫。在第四集中曝光他與杏梨的外遇關係,並由此得知他其實非常討厭矢神家族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田口浩正」演出作品


 

福田麻貴 ➡ 永峰杏梨

康治的看護,原本在隆司管裡的「矢神園」工作,後被安排到矢神家中照顧康治,同時也是隆司的外遇對象,與過世的丈夫育有一子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福田麻貴」演出作品




 

結木滉星 ➡ 君津光

矢神家的執事,曾在暗中調查過楓,與祥子為外遇的關係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結木滉星」演出作品


 

麻生祐未 ➡ 矢神佐代

名義上為康之介的養女,實際上是他的情人,疑似在做掉康之介後妻後進入矢神家,在第七中透露她與伯朗母親「禎子」有很深的感情,兩人曾是高中摯友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麻生祐未」演出作品




 

戶田惠子 ➡ 矢神波惠

矢神家現在的女性當家,在康治病危的狀況中,目前掌管著矢神家的一切。

💡 查看更多「戶田惠子」演出作品


 

《危險維納斯》製作團隊

 

導演(監督)

《我們的奇蹟》河野圭太

《櫻子小姐腳下埋著屍體》佐藤祐市


編劇(腳本)

《默默奉獻的灰姑娘藥師》黑岩勉


演員(キャスト)

※ 點選有興趣的演員,以查看更多相關文章

 

《清白的日子》妻夫木聰

《集團左遷!!》中村杏

《不知道就好的事》吉高由里子

《夏洛克》藤岡靛

《今日的貓村小姐》染谷將太

《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》堀田真由

《同床前男友》結木滉星

《4分鐘的金盞菊》麻生祐未

《穿越時空的少女》安蘭慶

《女王的天堂餐廳》田口浩正

《CHEAT 詐欺師們請注意》池內萬作

《夏空》栗原英雄

《龍之道 雙面復仇者》齊藤由貴

《夏空》戶田惠子

《點讚!光源氏》福田麻貴

《老公的那個進不來》坂井真紀

《信用詐欺師JP》小日向文世

 

開播時間:2020年10月11日

總共集數:10集完結

 

更多本季日劇推薦!

10月-12月秋季日劇推薦!在今年的最後,用一部好劇將遺憾落幕!

0

Leave a Reply

向上滑動